玻璃書屋的時光隧道

2012/08 月號

聯合文學/提供

文/李雲顥

經過長長長長的林蔭大道,腦中浮現許多外國詩人或哲學家在森林裡散步的情節,輾轉走進下樹巷,看見傳統的四合院和前衛的玻璃書屋和戶外茶几桌椅呈三角形排列。四合院外貼滿了創意的春聯與畫。

上聯:「番薯清甜菜瓜甘」,下聯:「茼蒿青翠白菜香」,橫批:「年年豐收年年新」;殘餘的一聯:「咖啡烏糖小白乖」。樟樹種植在這金三角其間,綠意新意愜意並列。紅磚上還貼有吳晟孫子的水墨畫作。玻璃書屋外四隻狗熱情奔來舔舐客人,不禁揣想哪一位叫小白。

走進玻璃書屋,最先看見的是綠色消費海報、江文也手稿集、彰化縣作家作品集,然後發現迴旋斜坡沿牆四周傾斜環繞,無須樓梯就能上二樓。而樓梯間走廊兩側便是書櫃作的牆。這空間無障礙又富設計感,方便取書放書,容量又大。吳晟的藏書除了文學(主要是散文、詩),還包括一些武俠小說,另有各種環境保育、社會議題的社科書。

書桌後方的書櫃,擺放了各種資料彙集檔案夾,包括環境、老農津貼、軍公教18%、中科三、四期土地徵收各種議題的資料整理。許多古典樂CD。一架鋼琴。桌上擺著最新的《科學園區30年研討會論文集》以及「中科四期搶水工程簡介」說明資料。

吳晟的藏書最特別的是詩集的收藏,橫跨古今中台外。從最早的周夢蝶《孤獨國》(1959年,藍星詩社)一直到最新的羅毓嘉《嬰兒宇宙》(2010年,寶瓶文化),甚至連網路作家穹風的詩集《靈魂在左手》(2010年,商周)都有收藏;從錦連、李魁賢、葉笛全集台灣詩人,一直到李廣田、臧克家、蘇金傘、艾青等五四時期的中國詩人統統不放過。更兼及日本的谷川俊太郎《春的臨終》,香港詩人溫健騮的作品。雖然吳晟被歸類為鄉土作家,可是他仍然擁有非常國際與前瞻的視野。

至於讓藏書家興奮的珍本善本,玻璃書屋可能都找得到。譬如剛才提到的《孤獨國》已在網路上叫價三萬。還有許多夢幻逸品等級的詩集,在網路拍賣都是兩、三千起跳。除了水漲船高的實際價值,我們也可以看到如今已經成名家的詩人當初或生澀或已嶄露才情的第一本書,隱隱輻射其間之遞變過程。

譬如鄭愁予《夢土上》(現代詩叢)、羅智成《畫冊》(自費出版)、以劉資愧為名的劉克襄《河下游》(德華出版)、以沈靜為筆名的周芬伶散文集《絕美》、以翱翱為筆名的張錯散文集《第三季》、陳家帶第一本詩集《雨落在全世界的屋頂》(東林文學社)、曾淑美第一本詩集《墜入花叢的女子》(人間雜誌)……。

雖然吳晟謙稱他不太在意版本新舊,比較著重詩作本身。其實只要好書,各種版本吳晟都樂於收藏,大部分都已絕版。例如我們發現1988年圓神出版,以木心照片為封面的木心《即興判斷》與《溫莎墓園》;夏宇《備忘錄》三種版本(雖然都是影印本);以筆名「桓夫」與本名「陳千武」出版的《媽祖的纏足》各一種;卞之琳《十年詩草》未名書屋版與大雁出版社版(大雁即是簡媜、陳義芝及張錯等人所創辦的出版社)。

更多藝文雜誌

讀者回應

延伸閱讀

星事

因為讀書寫字的時間只有週末,實在太少,後來事情就變得很儀式化了。

白馬

附近的居民都宣稱曾經看過白馬,有些人甚至還信誓旦旦地說,白馬喜愛淺橙色的朝霞,常常偷偷撕下一片叼回藏身的林子,有時還裝飾在身上。

台灣小鎮文學打卡

台灣的小鎮暗藏零碎的樂趣,在新舊夾雜的街道,那兒冒出蒼駁的老房,這兒有獨沽一味的小吃,故事蹲踞在角落,樹木綠意安靜存在了許久……然而,零碎的樂趣太孤單,若有文學....

文學散步與散步文學

散步,辭書解釋為「閒行」,即「悠閒地走動」。舉例是古詩,或者韋應物的懷君屬秋夜,散步詠涼天,或者劉孝威的神心重丘壑,散步懷漁樵。
192.168.100.112